久被忽略的平凡世界

越来越难在生活中发现美了,按照罗丹的思维,我的眼睛可能被蒙蔽了。因为看不到美,导致集中在丑的注意力越来越充沛。上回谈到屡受威胁的航班,其实是个未竟的话题,如果我们想要挖掘的话,还是有些余地的。只有航班是“诈弹”威胁的受害者?当然不是,我猜,奔波于祖国各公路网络的司机们,肯定也常被此类言辞恫吓。

小时候,听司机们讲开车的传奇经历,常提及某地民风彪悍,会在半路拦车要钱云云。自那时起,我对周遭的世界充满了惶恐之情,害怕这就是我即将面对的未来。如今提到的陆上交通受威胁,其实源于当时幼小心灵里萌生的这个略带自虐的念头。而事实上,司机们受到的威胁也必然比飞行员要多。举个例子:同是载客,大巴车司机有时连乘客吸烟都阻止不了;而飞行员可因此请乘警制伏其人。汽车太常见,以至于司机所受的威胁常被忽略。

在我的想象中,威胁要破坏道路安全的人应该也有,但或许因为以下几种情况所致,无人知晓。第一种,有人威胁过,但没人泄漏消息,所以外界不得而知。第二种,接线员操着大爷般的口气不屑地扔出一句“神经病”,导致打电话的人直接退缩。第三种,有人有这份心,但苦于车站国家机密般地保守联络方式,只得放弃。第四种,有人曾经想过,但一想到而今车祸这么常见,出了事只有官员“回眸一笑”才能赢得关注,顿觉无趣,转而威胁航班去了。

如果我所想属实,那从道路到天空,不怀好意之人威胁的对象虽然在变迁,但其本质相同——他们更喜欢针对难以驾驭的新鲜事物。就我们自身来说,对这未知世界也总充满惊恐之情,表现出来或许是大惊失色,也可能是大声嘲笑。难以想象汽车甫一面世,带来怎样一种震撼。那时的它,或许就是洪水猛兽,令人望而却步;或者完全像个笑话,和同样驰骋在道路上的马、驴,乃至骡子都无法相提并论。而今,汽车普及了,各种行为规范也逐步建立了,人们也习惯了视而不见,仿佛大街上的车水马龙,就像做家务时开的电视机一样,近似于背景音,那么普通,平凡到不值一提。

当人们对汽车的理解从怪兽进化到平常事物之后,就得面对因为汽车普及而导致的环境问题和交通拥堵问题。这两个问题像慢性病一样,逐渐侵入每一个城市,甚至是繁忙的村镇;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个顽疾都没有消散的迹象。当汽车的平均速度还赶不上自行车时,我们就该反思,从陌生到熟悉,再到厌恶,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问题,让我们疲于应付。

对于已知世界的熟知,导致我们背对它,转而走向爱理不理的疏远境地。不管是爱,还是恨,似乎都在依这一路径而走。在从熟知走向未知的过程中,我们的内心有矛盾,有挣扎,也有久久不能平息的向往。而未知又难免变成下一个熟知,现在备受威胁的是航空安全,那么,在不远的将来,它还会得到如此“关爱”吗?那时候的它,没有了憎恨和怨气的陪伴,又会是怎样一种落寞?

我们远未达到仁爱之境,在这条路上,我们走得艰难而痛苦,以至于我们中的部分人需要将痛苦转嫁到别人身上才能使自己获得片刻安宁。是谁错了?我们?还是这久被忽略的平凡世界。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