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无用论

作为曾誓言与莎士比亚惺惺相惜的文人,自然要有一些原创的东西传世,以向世人证明我盖世无双的才华。无奈,文豪代代出,从未到我家。可不安于现状的我,怎能放任这一切发生呢?于是,我在针砭时弊的道路上披荆斩棘,树立了一套能够自圆其说的理论体系。其中,我最看重的是“举报无用论”。各位看官且来听我胡诌一顿,切勿联想丰富、惹祸上身。

若细说举报无用,得先举些例子出来,免得让有关部门治我个胡言乱语、妄议朝政之罪。我们先来看一位辽宁青年的悲剧: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辽宁省朝阳市建平县的一个青年,因年初向有关部门实名举报建该县某村的集体公益林遭到一铁粉选矿厂毁坏,在今年9月发现自己被该县有关部门列为了网上逃犯,罪名是敲诈勒索。据其家人介绍,违法铁矿目前还在生产,林地依然被破坏着,举报人却被捕,这很可能是打击报复。

正所谓祸不单行,来看同在一片蓝天下的一位深圳青年的遭遇:

《羊城晚报》引用被证实的网帖称,深圳20亿元村官的举报人之一周某被龙岗区公安分局逮捕,此事在网络上引发轩然大波,微博上的潘石屹、李开复等均参与讨论。不少网友认为:周某被捕是那位牛逼村官疏通关系进行打击报复的结果。而据警方的说法,周某举报的线索相关部门已启动调查,但举报不是护身符,其自身涉嫌犯罪,同样会被查处。虽然警方说他犯法在前,举报在后,但逮捕的时机如此巧合,真令人叹为观止。

接二连三的事件似乎只能说明我的“举报无用论”是有效的,甚至还可以据此发展出一套“举报受害论”来。因为不管是从当下发生的事情来看,还是从过去的经验来说,举报人总会在某些时刻被奇迹般地找出某种差错,并不同程度地受到惩罚。因此,虽然举报这种行动有利国利民之名,但其后果却是我们难以承受的。所以,面对别人犯下的错,我们更多的是望而却步,而非挺身而出,像辽宁和深圳的的两位青年一样奋起举报。

那么,是不是只有正热火朝天建设和谐社会的大中华才有打击报复的状况出现呢?非也。发达如美国,混乱如墨西哥的西方世界,举报人不得安生的事情也时有发生。这也是为何有那么多证人保护计划存在的原因所在。我从很多电影、电视剧中看到,做了污点证人或指证过黑帮老大的“可怜虫”们,被警方利用技术手段从现实世界抹除,转而以新身份出现在他乡甚至异国。

因为风险太高,举报变得弥足珍贵。所以,现在举报不但需要一定的正义感和责任感,还需要更多的报酬和勇气。我总以为,现代中国谈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夫”字,指得就是举报者们。若他们什么也没得到,还让被举报者给整了一顿,那不就是费力不讨好的一介匹夫吗?

虽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但若匹夫上当受骗太多,难免让勇气不复存在。顶梁柱们软了,国家还有希望吗?连个保护举报者的工作都做不好,反倒将种种打击报复做得如此张扬、出位,还谈什么反腐倡廉呢?举报者反被查,被举报者逍遥法外,这个世界真像是在演戏。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