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世情缘——我与iPad之间不得不说的事

很久没写过这么长的标题了,本来想用顺理成章的“三世情缘”来作为题目,而不是自己生造一个词,但因未购买New iPad而作罢。两个就两个吧,比起其他很多人来,我在iPad上的花费也不算少了。

至今,一则2010年9月24日的备忘录依然躺在我的iPad2里,当然,那是从我的一代iPad里迁移过来的。那天,我与iPad见了面,从此,就离不开它,甚至睡觉的时候都在手里捧着它。听说有位少女曾被从手中滑落的它砸到了脸,结果弄了个面部凹陷;还听说有个孩子手持iPad睡觉,一时失手,掉落在地,某个角上被砸出一个坑。幸好,我的iPad它安然无恙,从一代到二代,基本保持着好用、够用的特点,令我倍感欣慰。

iPad2到手之后,我最先做的就是贴了个膜。当初用一代的时候屏幕上被划了几条线,弄得自己很心疼。可当我因为麦克风收音不清晰的问题去Apple Store换了一台新的iPad2时,忽然觉得贴膜没那么重要,贴完如果再换一台,岂不是白花钱了?谁知,我竟然想对了。前不久,我又因为顶部硅胶开裂又换了一台。现在想来,如果当初贴了膜,那几十块钱不就白花了?

说起贴膜来,有个趣事不得不提——某次坐地铁,一位素不相识的姑娘突然伸手摸我的iPad屏幕,对挽她手的男孩子说:“好清楚呀!”,接着,她问我:“你这膜在哪儿贴的?”我不假思索地答道:“没贴。”从这件事我联想到,所有的东西买来都是用的。我在用电脑的时候就是这个观点,什么屏幕贴膜、键盘贴膜,被一概摒弃。这个好习惯,为什么到iPad这儿就要改变呢?于是,我坚定了让iPad“裸奔”的信心,虽然还是给它加上了前后外套。因为我听人传,外表有两厘米的划痕就不给换新的了。

而今,我的iPad2已经快到保修期了,正打算买一个Apple Care,与它再续前缘。苹果这一点做得很绝,用五六百块和你对赌,赌注就是你的iPad会不会坏。如果坏了,你的Apple Care就买值了,尤其换机,更可谓赚大发了。而买了,却没在接下来的一年内坏掉,你的钱就算白花了。我想,多数人的iPad应该会安然撑过两年吧,要不然苹果在延保这项服务上岂不是颗粒无收?

前不久我看华为任正非的谈话记录,他说:“一定要强调价值理论,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一定是为了创造价值。”许多时候,我们将苹果看作科技界的神,觉得它是创新的先驱。但我觉得,这种事就是无利不起早,如果创新了没钱可赚,它还会如此大力度地投入,使iPad等产品线保持每年推一款新品的更新速度吗?苹果的成功,有赖于美国健康的创新、竞争制度;若在中国,iPhone一出,深圳等地的山寨小厂就会用劣质低价毁了它。

不过,近来我和iPad之间的确出了点儿问题,面对甚嚣尘上的New iPad,面对Retina屏幕的诱惑,突然没了感觉。就连平日钟爱的电子书,也静静地躺在iBooks里,仿佛从未翻过。也许,我也需要一个新鲜的刺激,需要在美国时间9月12日之后,体验全新的iOS6、全新的App Store。或许在那时,我内心会燃起更新换代的冲动,将现在陪伴我将近一年的iPad换掉。可我,毕竟还是个念旧的人,加之刚买了Retina版的MacBook Pro,再换,已是说说而已。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