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的错

面对汹涌而来的批评,我们要敢于说:“这不是我的错。”先从一个简单的道理说起——俗语有云,一个巴掌拍不响。当不愿意面对的事情发生了的时候,千万不要以为错的只有对方,而要深切体会那种一拍即合的默契。当然,这种默契如果用在犯错上,效率更高。与精诚合作相对应的是狼狈为奸,现实世界中的我们,作为狼,如果找不到属于自己的狈,恐怕只能一辈子甘拜下风。而这种状态,应该是每一个人都不愿意见到的。

对错误的奇特的“两分法”,能给我们的良心带来些许安慰。遇事不要把错都揽到自己身上,有益于身心健康。不过,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在评书里经常听到的这句话,而现实中如此稀松平常。这不,这个十一长假,路上堵了,景区乱了,人心慌了。而有关部门嘴里念念有词,拿国民劣根性说事儿。为什么高速公路会有这么多车?国民爱占小便宜呗。为什么景区那么多人?国民喜欢扎堆呗。为什么拥堵过后的高速公路上遍地垃圾?司乘人员素质差呗。这些从鲁迅时代就看似有理有据的说辞,满含着推卸责任的意味。国民哪有那么大本事,在这个长假里如此“兴风作浪”。

有关部门拿早已存在并广为人知的国民劣根性说事儿,其根本原因是不愿意担负任何责任。试问,为何会有这个可笑的黄金周,而不是像欧美国家一样有切实可行的带薪假期?记得当年取消五一长假的时候,有关部门给出的理由是化整为零,让国民有更多假可以休。诚然,假期是多了一天,可人们能用于出游的时间却依然没有增加。难道那短短的两三天都要花到路上?于是,在十一长假里,人们旅游的需求突然间爆发了,给高速公路、景区,还有治安造成巨大的压力。正如我所说,错不在我们,与平民百姓无关。

问题频出的背后,当然少不了利益诉求前来插上一脚。关于利益,表现得最为突出的是景区。在当地人眼里,景区就是个普通的地方,甚至在连年的人工改建之后,还有点儿假模假式。然而,前来旅游的外地人可不这么想,他们在硬广、软文,以及旅行社低价促销的召唤下,来到了这里。面对蜂拥而来的人流,景区所做的不是预警、限流,而是无节制地售票获利。所谓摩肩接踵,在这个长假里跑到各景区逛的人们,肯定见识过了。这种变态的情况,也让许多人望而生畏,他们说坚决不带孩子在这个世界出游,以免留下中国的景区由数不清的屁股构成的印象。可笑?或可悲到哭不出来。

从袁世凯称帝前的造势,到知识分子被称为臭老九的荒谬。一直以来,我们都在被归类,被分为三六九等。往前点儿,满清时代,汉族和满、蒙通婚都受限制;再往前,元朝的汉人不过比奴隶的等级稍高一些。基于国家利益的有色眼镜,总将与国家无关的普通人卷入历史的车轮下。而坐在车上的权贵们,不仅不可怜这些被碾压的人们,还打心眼儿里讨厌他们,觉得这些人挡了他们升官、发财的路。当今的我们,其实也是挡路之人。

面对纷至沓来的指责,我们这些安善良民无需恐慌。推卸责任是一种古老的人性冲动,有关部门慌不择路地把引发假日里种种怪现状的罪责推到我们身上,我们若不吭声,可不就任由他们坑爹了?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