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被爱的人

因为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午夜善恶园》在奇艺缓冲不畅的缘故,一口气看完了美剧《国土安全》第一季的十二集和第二季的第一集。看这部电视剧的过程,也是我人生经历巨变的一个阶段。直到看完了,才想起几乎同时看完的一本书——《北京法源寺》。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年代,人们所做的选择几乎相同——没有人去领先行者的情,没有人在意他们怎么想,他们的牺牲也得不到所有人的尊敬。然而,前进的脚步不能就此停下。

在小说《北京法源寺》里,李敖写了这样一段话,长篇大论,有点奇怪,但听起来像是在预言若干年后的现实世界——“他过去做先知带路,带得与人们距离近,大家跟得上;可是,现在他做先知带路,却带得与人们距离远了,大家跟不上了,跟不上却还误以为他落伍,这不是他的悲哀,这是追随者的悲哀。”我想不只是小说里,在我们的历史和现实当中,也会有这样的情况——先知走得太快了,我们以为他抛弃了我们,甚至误以为我们把他甩远了。岂不知,先驱一直走在我们前面,而我们,究竟难以望其项背。

比无视先知更可悲的是,我们还嘲笑他,说他步子迈得太大,扯到了蛋。如果不能忍受这一切,人们也不会将其尊为先知;那如果真能忍受这一切,还有多少人知道他是先知呢?或许在更多人看来,他只是一个默默无闻之辈,或他只懂得巧言令色、博取功名而已。小说《北京法源寺》里的人物普净(李十力),在末了突然醒悟:“可是,在最后这段路里,他还是走在我前面。”先知常不为人所知,可是,他何尝不事事走在别人前面呢?

从小说《北京法源寺》里,我能感觉到——在李敖看来,中国人或许都不那么可爱,他们不愿意,甚至也不需要被爱。本已受人恩惠的他们,抢食革命党的人血馒头,甚至抢食其肉,这是怎样一种悲哀的心态啊。在先知看来,他们需要被爱、被保护,而在他们看来,先知还是滚远一点为妙。事实上,不论是先知还是普通人,对别人的爱和保护都得建立在对方愿意接受的基础上。否则,我们最好还是识趣一点,退求自保。人不要和混蛋过不去。

在我沉迷其中许久的美剧《国土安全》里,Carrie的精准预测无异于先知,但是,横亘在她保护国家安全道路上的,不但有自负的副主管David,还有自己亲爱的导师Saul。甚至从她自己来讲,对Brody到底是信任还是怀疑,也始终摇摆不定。可不是吗?!我们又怎能清清楚楚地看懂一个人呢?又怎知他是恐怖分子还是战争英雄呢?Carrie所经历的就像一个牌局,你可以预测到将会发生什么,但是你永远猜不透对手的底牌是什么。然而,在保护国家安全这条路上,往往没有底牌可亮,对手也没有底线,就看你如何逼近真相。

人生如此,多少人希望这不过是南柯一梦。可梦醒了,我们终将面对一切。在《国土安全》第一季里,Carrie的国家没有遭遇想象中的毁灭性打击——包括副总统在内的军方高层被“斩首”——一网打尽。而在现实中,又哪儿找像Carrie这样的幸运儿呢?如果我们不幸爱上做先知的感觉,就学着去忍耐。忍耐那些不甘愿被爱、被保护的人对我们的怀疑和失望。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所做的终将是对的,就算有再多的怀疑和指责,那又算得了什么呢?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