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松下紧的艺术

相信我,标题“上松下紧的艺术”并非特指某些淫秽的事情,让诸位正人君子说不出口。我之所指,乃是人人爱说,但并非和每个人都有关系的政治。事先声明一下,接下来这句话乃道听途说而来,我自己并没有核实过:“列宁说红军嫖娼影响作战,下面的人就直接把妓女都杀了。”

而我在Google的过程中发现,比这个说法更加流行的是——列宁亲自指示将这些影响红军向前推进的妓女统统杀掉。因为没有置身于那个历史时期,所以我也不好断定哪个传闻是真的。但说这两个故事的人,无疑都从列宁这个故纸堆里找到了影射现实的路径。

先来看第一个说法,列宁没想杀妓女,但下面的人替他这么干了。我第一次听人这么说,还是在程苓峰采访某CEO的实录中。这位CEO实际想表达的是,大公司的人难免拿着鸡毛当令箭,太把领导的话当回事儿。类似的说法有Google老板要买摩托罗拉手机,结果下属把整个公司给买了回来;古永锵让手下人去买个土豆,结果闹出一个优土合并的商业“大案”来。当然,这些段子都只为博诸君一笑而已,没什么事实根据。但各位不难看得出来,当别人太把你当回事的时候,不管环境多么从容,事实都会变得相当尴尬,以至于才有列宁和妓女谜案的第二种可能——列宁下令将妓女统统杀掉。

至于第二种说法,当然有其可能性,列宁也有动机下令杀掉妓女,但传播这个故事的人目的何在呢?首先从有关部门的角度来看,毫无疑问,这是在破坏我和谐社会的根基,暗示我们一直以来尊崇的马列主义导师竟然如此血腥暴力。而站在一个虚拟的第三方角的度来看,这是在还原事实真相。就算站在神坛上如列宁这样的传奇领袖,也难免犯下滥杀无辜之罪。告诉民众领袖的另一面,也算是知识的普及。谁让领袖正好提供了这样略显血腥的谈资呢?

对我而言,列宁等人如何如之何都无所谓。毕竟这不是我能左右的,和我也没有太大关系。当年眼睛同样雪亮的俄国群众肯相信他,我还能说什么呢?一个相隔将近百年的外人,还能说自己的选择比当初的人们更明智、更有说服力?显然不能。因此,我更感兴趣的是,为何这种上面随口一句,下面就跑断腿的事情屡有发生,而且毫无改变的趋向。

反应过度可以说是人性使然。当你被人使唤,尤其是被牢牢控制之后,对人家的反应难免会过激,就像评书里常说的“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一样。所以,你的上眼皮,那个赏你饭吃的人一声令下,你难免会做得更彻底、更过分,这一点我们中国网民深有体会。原来的九个人和现在的七个人,谁也没有公开表态说要把Youtube、Facebook、Twitter、Google等拦在长城之外,但它们已无缘与我大中华子民相见。领导的原话可能是“坚守社会主义新闻出版阵地”,而到了执行层,会不自觉地加上“将资本主义大毒草连根拔起”这条,既可以营造出天下大同的和谐、稳定局面,又可以借此讨得上司欢心,捞个会办事的好名声,以期在未来得到重用。然而,“上松下紧”如果成为一种办事规律,那我们的未来还有什么生存空间呢?万一领导某日出口的话比这还严厉呢?我们难道真的要在“君父”的威严下服服帖帖死去吗?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