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难相信无私的爱

不好意思,我真的看不惯爱国人士动不动就跑到大街上发起反日游行。虽说这事儿是看的多、做的少,可影响并不好。有人对比香港和中国的游行,然后造了一个形象的词——一国两智。同样是龙的传人,同样是炎黄子孙,但觉悟却大不相同。香港人民在带着自己的孩子争取心智的健全和自由,而中国儿童耳濡目染的却是“宁可中华满地坟,也要杀光日本人”的戾气。

都说我们文明了、强大了,而在游行这件事上反映出来的,却是难以直面的孱弱。什么坟、什么人,统统都是扯淡。有句俗语讲道:“咸吃萝卜淡操心”。仁人志士们涌上街头,义愤填膺地进行着反日游行。可血淋淋的打砸抢烧却告诉世人,他们根本不具备游行的精神基础,也没有把控好游行的行为能力。他们可能认为爱国就是喊喊口号,以至于爱得如此凄惨。

有人讽刺这一波爱国热潮说:“吃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用鲁迅的观点来分析,现在能安安稳稳地吃地沟油也算福气;而带头打砸抢烧的爱国人士们,将来极有可能只吃得上稀粥、窝窝头了。说不定处决的时候能吃上一顿好的,不过,那又何苦呢?吃着地沟油,有时候甚至还吃不上,却甘心为了爱国大业鼓而呼,这又是何苦呢?怕地球人不知道你的存在?还是真有这么无私,以至于将匹夫有责贯彻到生活态度中去了?

我之所以不相信绝对的无私,是因为世界上没有这么绝对的事情。就连立志为人民服务的伟光正的组织,也不是为了全中国人服务,而是特指的“人民”;至于司法制度、警察、监狱等暴力机关,在初中课本就已经明确,它是针对被统治阶级的。当然,明面上我们还不是被统治的。但因为标准的不确定和易于更改的特性,导致谁都有危险沦为被统治的那个。而那时的我们,恐怕才要深深的后悔,当初为何要瞎操心,以至于此时身陷囹圄。

关于真假无私,专栏作家连岳讲过一个类似于孔融让梨的故事——我们面对两根烤地瓜,一大一小。我贪图大的,想到都学过孔融让梨,就使诈说:你先挑!他一下抓起大根的。我谴责他,他问,你会先挑什么?“像孔融一样是小的。”“现在就剩小根的呀,有什么好气的?”连岳最后感慨道:“绝对无私是种欺诈,私是永恒人性与动力。”

同理,我不相信爱国者们上街游行是为了国,或者说不单纯是为了国。有的人是为了出口恶气,平时老被统治,这个时候趁机撒撒野,喊两嗓子。而那些个敢于打砸抢烧的,恐怕其参与行动的目的和爱国无关,不过是为了弄点儿东西。遇到有价值的目标蜂拥而上,在爱国大旗的护佑下实施犯罪行为。人难免走偏,一群人更会不可避免地走偏。集体无意识,加上罪责的平摊导致的无罪心理、法不责众心理,更让这帮人无法无天、为害一方。

世上还有什么比爱国更蔚为壮观的?没有。还有什么比这面旗帜更能藏污纳垢的?也没有。不知道国有没有收到众人齐齐上街、喊口号、打砸抢烧日货、日系店铺的“热心”,安善良民们肯定收到了。这国,我们忙着爱,却发现越爱越乱,甚至自觉不如不爱。警惕那些无私的爱,警惕那些激昂的言语,作为普通人,能避过这场爱国的灾难已是万幸。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