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后的大忙人

上午,等一位广告公司的负责人前来,一直到10点,大忙人才出现。说了好一会儿,才知道要做一个形似标书的幻灯片。

今早的雪延续了昨晚的盛大,盖在路上,被车碾过后,白黑相间,一块块起伏不定,有点变幻莫测。不知当初发明汽车的福特先生是否想过它会带来这么多问题?尤其是对环境的破坏。如今,耳际响起的是汽车的轰鸣,鼻息间没有洁净的空气,人们已失去衡量世界的勇气。

FT中文网有篇文章谈到北京人和上海人在喝酒方面的不同。要我看,作者分明在对比北方人和南方人对酒的态度嘛。常有人以酒给人贴标签,我总不以为然。或许,某天当我不能再喝时,就能真切感受被人贴标签的滋味了。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