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四年后再见

一直盯着电脑屏幕,周末了,当然有许多工作待收尾,免得地球运转出现异常。

中午,随着滚滚人流进到火车站候车大厅去买《南方周末》,这个城市,只有这里的报纸才不会被查禁吧?

晚上差点没睡着。心里想着阿拉丁神灯网站的事,想着该怎么发展。不过说也奇怪,慢慢地,睡着了。看来,我真的很难文艺地失眠。而且,我也不容易被事情所困扰。我怀疑自己符合很多招聘广告上所说的“能承受巨大压力,具备挑战高薪的心理条件”。

不平常的今天,四年之后才能再见到。早些年念书时,总被一些类似于一个21岁的人只过了5个生日的难题所困惑。我总以为他们没时间过生日,而老师郑重宣布的结果让我意识到2月29日的存在。不过,我也忘得很快。因为在村里,生日按农历算,记忆也难免按农历走。念书,周末、寒暑假,我被渐渐地公历化,也习惯了拿公历来计算日期。我以为,公历的普及,危机了传统节日的传承。希望在以后的岁月,我能看到一个美好的农历节日,而不仅仅是一些政治性很强的公历节日围绕周遭。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