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记忆

很久没这么高兴了吧?小时候,我是那么容易满足。杀了猪、宰了羊,便央求老爸把猪尿泡、羊尿泡取出(尿泡不读作niao pao,而为sui pao,意为膀胱),拿着当气球玩儿,在村子里到处跑。当它渐渐扁下去,便将其罩于木头框上,绷紧当鼓敲。

人是不是越长大,越难取悦自己了呢?小时候一个尿泡、一面鼓变足以令我欢天喜地,而现在呢?本以为在追求自己喜欢的,却让自己失去了高兴的能力。生活还要继续,还得慢慢来。若把把自己给搞丢了,那可不值。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