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版的有家难奔、有国难投

上午十点多出去买菜,回来时发现被锁在门外,更糟的是,自己除钱包外几乎一无所有——手机、钥匙都在屋里。这一天的野外生存体验就此展开。

找开锁公司?算了。若合租的同学马上回来,30块钱的开锁费岂不花得很冤?此后,便如等待戈多般等待。就连平日里狼吞虎咽的午饭都有些下咽乏力。

饭后,出于避暑,兼消磨时间的缘故,来到理发店,将头发剪得短短的。理发师还在“舞枪弄棒”,而我早已昏昏欲睡。满墙的荣誉奖状,并未对结果构成实质性影响。

午后,我还在犹豫。校园里东看看、西瞧瞧,偶尔回来一趟,看是否正好赶上开门。那可怜的猫咪一定饿坏了吧?

晚上八点多,圆乎乎的房东太太现身了。可她说,她也没有备用钥匙。无奈之下,我只得叫了开锁公司。半个小时后,一位大姐骑着电动自行车飘然而至,手脚麻利地打开门,校对钥匙无误,收钱走人。

家里,有猫咪、有几个未接电话。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