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实是个卑鄙的中国人

当极具正义感的人们群起而攻之、对一位美国女士口不择言时,我发现了自己的阴暗和卑鄙。身为这样的中国人,我没勇气去指责一个美国人。

911灾难发生之时,中国之声正播出一个情感类节目。那时我正上高中,在被窝里睡得迷迷糊糊。忽听得插播,顿时睡意全无,只等第二天告诉所有人这个好消息。果然,没人有悲伤、没人有歉意,有的只是幸灾乐祸的笑意和沉冤得雪的赞叹——报应,真是报应,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如若不报,时候不到!

也不知那些正义之士当时作何感想?有没有人因911而惴惴不安,有没有人为死难者捐款捐物,有没有大批中国企业伸出援手?我想,很少吧?直到莎朗·斯通说中国汶川大地震是报应,我才感到悲哀——当初,我们是怎样看世贸大厦化为灰烬的,是如何评价五角大楼被撞击的?

此时,面对莎朗·斯通的言辞,不知各位有无反击乏力之感?我们在911时的出言吐语、我们在别人身陷灾难时的缺乏怜悯,换来别人此刻冷漠地指手画脚。诚然,莎朗·斯通说得很过分,的确令人不快。但是,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在对自己的幸灾乐祸反省之前,最好不要对别人妄加指责;在抵制某人之前,最好先弄明白自己是什么东西。

灾难从未间断,流言更泛滥成灾。近在咫尺的缅甸风灾,有多少人出钱出力、又有谁去挖哪个公司捐多捐少?正义之士们所热衷的,不过是甘愿做别人的工具,跳着脚转发垃圾消息,乐于相信转发数量足够多,腾讯公司就送Q币,其 QQ 等级就能升到太阳等谎言。真相,就这样在转发间消逝。

正义之士们,乐于以道德绑架人,以爱国打压人,以攀比募集善款。政府虽希望维护投资环境,但明眼人都晓得,在中国做生意,要舍得捐款,但要拿捏好尺度。否则,捐少被人说小气,捐多被人说装逼。

正义之士们仅有的良心恐已被狗吃掉了,他们的书生意气在挥斥方遒的同时,化为戾气,伤己害人。他们嘴上讲义气、讲良心、讲信用,最终证明只是在“讲”。生活在这个充斥着暴民的网络世界,倒也无需良心,一双敲击键盘的手、一副狼心狗肺、一颗恶毒的心、一张肆无忌惮的嘴,足矣。祝你们所代表的正义的力量在网络上继续伟大,而我,只求卑微。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