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讶于现实中的黑社会

从未亲见黑社会砍人的疯狂场面,倒是一些小混混群殴的丑态屡见不鲜。以前多在港片、台湾片里,还有一些有良心的报纸上看见黑社会;这次,我在火车上亲耳听闻这个关于黑社会的传奇故事。

回程的车上,我附近坐满了男人和男人。这并不稀奇,当今中国,三分之二是男人,那三分之一女人里,有一部分早已过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却坚称自己为女生。故事的主角,正是这样一位“女生”。

她年纪不小了,据其言语中透露,已官至中尉,似乎在呼和浩特某个部队的附属医院或卫生所里工作。她一路上讲述的事,让我吓得合不拢嘴。

据她讲,她和某野战部队的中尉一起去某地,卫兵只向她敬礼。难道,同级军衔的军官竟有高低之别?她自称出身不凡,乃军人世家——哥哥、姐姐都在部队,而在某部委工作的同学,工资七千有余。她自称电话费可以全部报销,但这次来往京城的火车票不能报。言语中,能看出的不舍。虽月入五千多,但她的节俭精神还是深深地打动了我。

几个小时后,我开始怀疑,这个来历不凡,有钱、有背景的女军官,为何与身旁那位陌生男子聊得如此火热呢?难道这是军民鱼水情?困到极致,正待睡觉,谁知,故事的精彩部分开始了。

她抱怨道,姐夫完全依附于姐姐,房子等财产都登记在她姐姐名下。而这位姐夫,在如此不利的环境中,还不忘和小姐厮混,甚至常给小姐留下这位军官小姨子的电话号码,致使后者经常受到娇嗔、要钱的短信。收到短信的她,自然不甘示弱。在警告发短信的小姐而遭到质疑后,就招呼一帮人前去围殴。一顿拳打脚踢后,小姐承诺,永不出现在她面前,转去四川发展。她继续炫耀,姐姐可以调动更多人马,之所以按兵不动,是不屑于和混蛋姐夫较量。

至此,我开始担心,这篇文章若被如此有实力的一家子看到,还不被开除出人类社会?

她终于不再聒噪。零点将近,也陷入了困倦,不能自持地躺在身旁男人的大腿上;而那男人,也颇为得意地把左手扶在她瘦削的大腿上,怡然自得地闭上了眼睛。而我,至今不能确定他们中有谁真的睡了。至今,我也不能确认,自称女军官的她,是在虚张声势,还是实事求是;那男人,是佯装不懂,或确实愚笨。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