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求和刻意被掩盖的性

刚洗完澡,都有些困了。时近十点,要好好睡一觉了。浴场的椅子软软的,头晕晕的。

我是从四川电视台开始接触MTV的,那时的广告还不像现在这样,一层层压在MTV身上,像强奸一样,让人极不痛快。关于这事儿,《CSI》剧集里的Grissom曾有一问:“人们为什么总把强奸和性联系起来呢?”。就我的观点而言,强求来的性更像是折磨。

传统文学里,除极个别的异类,人们塑造英雄时总避讳“性”这个字眼。正如我在《南方周末》看到的那样——中国的英雄人物都是无性的,他们的生活往往就是“灯一灭……第二天早上”这么简单。我想,郭德纲定然有此种觉悟。

所谓异类,当属“三言二拍”。我大中华视《金瓶梅》等为禁书,而“三言二拍”,而一些软色情读物却大行其道。不可谓不怪。

吃饭时要了一瓶可乐,感觉其涨价的幅度远超猪肉。不知著名的两大可乐巨头面对时下的结构性上涨作何感想。价格的上涨,名义上是结构性,而这个好听的词儿,多半和喉舌——媒体的不作为有关。可是,媒体从业者也不过是卑微的百姓,除了在歌功颂德、见证领导节假日献爱心之外,哪还敢出声呢?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