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火炬有那么神圣吗?

每每听到亢奋的播音员恣意表达着对北京奥运会的热情,歌颂那奥运圣火时,总感觉被腻歪到了。神圣一说,在中国有着悠久的传统。早在奥运火炬之前,就有人一位被尊为“圣上”的人喊出:“生我者不可,我生者不可,余者无不可”的不堪之言。他们名义上的神圣,掩盖不了其出自生殖器政治的畸形,以及精于权术、擅长密室政治的本质。高高在上的天子们,多半是一头扎进女人堆里的酒色之徒。

而今,提到奥运圣火,我倒觉得那火圣不圣无所谓,真正可贵的是奥运精神,是蕴含其中的积极向上、自由开放。可事实是,火炬传递的沿途,无不封桥封路、搭台唱戏,这是“圣”吗?这不就是在做戏嘛。

看到区区一个火炬就能引发如此之大的关注热潮,我不禁想探究这热闹下的真相。如联想,作为顶级赞助商,每年扔给奥委会八千万美元,最后被谁收入囊中了呢?忙于抵制日货,抵制家乐福的我们,还有脑子想这些吗?

所谓神圣,往往是肮脏的外衣。举个例子,卫国战争期间,苏联修改国歌,肖斯塔科维奇对伟大的领袖斯大林说,改国歌只要五个小时就能做好。领袖生气了,这么严肃的事儿怎么能做这么快呢?看吧,披着神圣外衣的斯大林,多么像今时今日虚火的奥运,徒有其表,而无有其神。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