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饮而归,思地震旧事

应一个朋友的邀请,去帮着修改了两幅图片,可能不是很专业,却也得心应手。晚饭于八点钟左右在一家颇具特色的饭馆搞定,看起来店老板是个老兵,说起话来像是经历过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洗礼一样,很有嚼头。墙上的一幅标语写着:“我们不想赚酒钱,快回家吧!”,让人耳目一新,想想也是,酒鬼们不但喝酒,还要想法设法地闹事儿,无论是让服务员喝一杯还是趁机占老板娘的便宜,都是极尽可能的,人要是喝醉了,要是禽兽不如起来,可真有万夫莫当的勇气。说到底,还是不要脸的关系,看一个国产搞怪的垃圾电影——棒子老虎鸡里的台词,书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无人能敌!很好,一些人真是靠着这个来横行于这个糟糕的世界上。

深夜回来,在洗脚的时候,无意中看到南方周末的一篇报道:建设部专家认定聚源中学是问题建筑,粗大的黑体字(当然,是黑色的,我不禁想起那个神经兮兮的小品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前人优雅的小品文的小品,却成为了现在东北话横行,甚至有些低俗的小品,当真是此小品非彼小品!)让人有些触目惊心。建设部的专家这次算是说了点实话,本来,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广大中小学、大学、各种学校的建筑不是问题建筑的有多少,校长没有从中渔利,承包商没有从中克扣的又有多少?真正算起来,没问题的恐怕比农民工手中的资产要少,而被中饱私囊的部分,恐怕要比上万个杨惠妍也要多,并且多很多。

长期以来,专家们都是有奴性没人性,甚至是毫无人性。是专家们告诉大家深陷井下的孟氏兄弟已经丧失了生还的希望了,没有必要再救援了。结果让两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愣是靠着喝尿用双手挖出一条生路出来。专家们坐在家里,不需要担心砖头砸着自己,站起说话不腰疼,自然不需要那么担心,可是那些狼心尽失,狼心狗肺,没有丝毫人性的专家还有生存的必要吗?还有必要或在这个世界上吗?难道我们社会主义的优良制度全让这些狗娘养的给败坏了不成?

我倒是希望广大的专家、砖家能够好好地为人民服务,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已经教导过你们了,一个普通的士兵雷锋尚能如此,何况你们这些看起来还算是人师人父的human呢?建议你们反省一下,虽然你们为了钱说假话我不能说你们错,但是,你们说话就是为了钱,实在是让人伤心,其实,你们已经没有权威性了,谁要是相信你们,那么,他的脑子一定是有毛病,专家们,其实就是趁着大家不注意拍大家一板砖的人,是真正的砖家!

当所有人都是权威的时候,就没有人是权威了,各个媒体恨不得借着这次惨烈的地震让自己的广告收入上升一百个百分点,可是,那些没有人性的记者们,那些光想着收视率的主持人们,为什没有受到处罚呢?我非常不解!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