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修车

刚打了气的车胎,跑了没一会儿就变得软塌塌。无奈,只得推着走。本想去一家熟识的批发商换后胎,却在拐弯处听到熟悉的声音喊:“车子没气了?来打点儿气吧!”

这位仁兄许久未见,虽和内蒙古科技大学校门口的修车师傅有亲戚关系,为人倒还厚道,不仅价格相对较低,还经常友情打折。想他终日劳碌,还得躲避伟大而多能的城管,经常不忍砍价。

他看着裂开的车外胎,咧嘴笑了。提议换一条,被我以没钱为由拒绝(此处价格虽低,却也常收到批发店的两倍以上)。打了一个补丁,收了一块钱。换了一块闸皮,再收一块。

师傅,再见。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