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skype的重大发现

重开skype后,我发现这个地球上还真有免费的东西可用——免费的网络电话、免费的电话会议,还有其他免费的一切。不过,所有免费的东西,按理说一定会被记录的。也有例外,据说近来有人开发了一个名为freenet的地下网络,可通过p2p服务穿透GFW。听说,它比tor更简单,更迅速。

中午时分,本打算试一试,迅雷上再也找不到freenet的相关资源。很好,很强大,这是我对伟大社会主义的忠实评价。总有一天,我们会超越所有的的资本主义国家。而这一天,我们一直在等待。

这几天,一直在听评书《杨家将》。当谢金吾砸了老杨家所谓的尊严的象征时,为什么杨家没有派杀手搞定这个小无赖?以老杨家的实力,搞定他应该没什么难度吧?甚至搞定处处针对他们的大奸臣王强(此人乃大辽国安插的间谍)也没什么难度吧?再进一步,搞定所谓的天子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事实上,忠臣有一个共同点——自寻死路。他们若不执着于忠君,下场又怎落得如此悲惨!

比较中西方的办案手法,中国人似乎太注重于猜测和推理,而西方的更接近于实证、求真。CSI为纳税人负责的精神,超过我所见的所有公务员。当然,也超过了拿人钱财、不肯为人消灾的摩托罗拉。我是用的E680,屡屡在挂断电话后死机,让人无可奈何。而摩托罗拉客服所做的永远是推、推、推。

昨晚、今早,分别见证两起车祸,都与出租车有关。包头的出租车怎么了?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