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故人,夜饮而归

下午帮人修电脑,发现卡巴斯基不仅太贵,还太耗费系统资源。Avast杀毒软件只有在扫描大型媒体文件时才会出现cpu占用达到100%的情况,而卡巴斯基在扫描文件及保护文件时,都保持着很高的内存占用率,cpu也一直冲到百分百。而卡巴斯基和瑞星,好像正是当下普通电脑用户选择最多的单机杀毒软件。宣传做得好,谁也挡不住。

我自安装comodo防火墙,不甚痛苦。在打开许多程序的情况下,防火墙扫描器工作负担会突然加重,会造成死机。最终,我卸载了comodo,选择了pc tools。它占用的内存较少,至今还未因其死机。

修复电脑后,被邀去吃饭。清蒸羊肉、牛肉……饭好吃,只是后来的两杯白酒,让我有点晕。关于菜肴的信息,都自大脑的记忆体里删除,仿佛是一条重启后的内存。而关于电脑的知识却依旧保存在硬盘里。所以,酒后,我依然能熟练操作电脑。

11点多,终于到家,酒劲忽至,我晃晃悠悠地洗了脚,再无力气洗袜子,倒头就睡。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