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究竟(不)是什么?有什么用?

提示:如您对VR(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AR(Augmented Reality,增强现实)、SR(Simulated Reality,模拟现实)等相关概念不甚了解,文末有相关说明。

身为一个对VR初有所知,却依然难得其精要的后生晚辈,我有幸和数位业界前辈、同仁一道,于2106年7月16日前往广州拜会了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翟振明先生。翟先生学、教生涯有很多故事可讲,且留给诸位Google之。就VR领域而言,其先见之明最为人称道,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发表了专著《Get Real: A Philosophical Adventure in Virtual Reality》,后于本世纪初翻译为中文,名为:《有无之间:虚拟实在的哲学探险》)。

此前,我对VR的特性有4个判断标准,即:互动(interaction)、即时(immediately)、无限(infinite)、趣味(interesting)。如果所谓的VR设备只能用于观看,那和HMD(头戴式显示器,head-mounted display or helmet-mounted display)有什么区别呢?如果人的动作(如前进、后退、举手投足等)引发的反馈延迟太多,又何必请VR徒增其乱呢?如果所谓的VR只提供有限的视野,甚至有限的互动方式,那有何谈趣味,又如何将这项技术推广至普罗大众呢?

沟通中,翟教授开宗明义,从现象入手,解读到底什么是或不是VR?

什么不是VR:

3D电影:分别拍摄,用偏光镜或快门式眼镜分别观看。

3D照片:重点在360度的投影幕,用眼镜的动来还原一个不动的照片。

360度2D视频、3D视频:没有进深,纵向无法穿越。

180度3D视频:色情产业常用,只有眼前180度的画面。

所谓的VR直播:并非VR,纯观看、无互动

 

什么是VR:

虚拟现实(VR):通过动作捕捉实现互动,需以人工建模或扫描建模,给予视觉、听觉、触觉的反馈;可通过头盔、投影、3D或裸眼3D来体验。

 

此外,翟教授讲了另外两个概念:

增强现实(AR):通过动作捕捉实现互动,画面是2D或3D形式的,通过拍摄或者建模解决。

扩展现实(EA)(Expanded Reality):有真实反馈,可通过遥控操作,操纵机器人来实现。

翟教授畅想,在VR等相关技术的推动下,未来,现实与虚拟的界限可能完全消失。

我们再回到现实,VR该如何应用?据我观察,时下应用最广泛的模式有3个:

1、VR直播,虽并非真VR,但将两个热门概念绑在一起,炒得火热;

2、VR新闻,发展势头迅猛,多停留在只能观看,缺乏互动的层面。以纽约时报为例,其开发了一个名为NYT VR的App,请用户配合Google Cardboard观看相关内容。国内,也有不少媒体涉足其中,做出不少新尝试。

3、VR游戏,以Steam和HTC VIVE的配合为例,用户极易沉浸其中、体验较佳,但需要专用的硬件设备(如:STEAM主机,HTC VIVE头盔及动作捕捉设备、控制器),后者售价人民币六千元上下。

当然,将VR应用于艺术创作、建筑艺术等层面也并非天方夜谭,以Google、Facebook为代表的公司,正推出越来越多的VR应用、设备,如Tilt Brush、Oculus Rift等,焕发出巨大能量。想象一下,借助VR设备,有一天,你和亲朋好友,能够面对面地接发红包;你可以将真实的工作、生活场景在社交网络重现,令人感同身受。终有一天,你可能只是精神的存在,一切场景、互动都在一台中央服务器里。

热火朝天地聊过VR之后,还是要泼一盆冷水。

当我们都沉浸于VR带来的愉悦之时,还能否兼顾现实?正如我们现在沉浸于虚拟的社交、游戏,而在餐桌上相对无言一样。

当我们已经习惯于VR,现实还能否满足我们的需求?正如美颜神器的流行,让自拍及后续变成一项技术活儿。

当然,这可能是几年、几十年之后的人们才需要面对的问题,当下,我们放开手脚,尽情发展VR可好?

另附来自维基百科的几个概念(有少量不影响原意的修改):

虚拟现实(英语:virtual reality,缩写为VR),简称虚拟技术,也称虚拟环境、虚拟实境,是利用电脑模拟产生一个三维空间的虚拟世界,提供用户关于视觉等感官的模拟,让用户感觉仿佛身历其境,可以及时、没有限制地观察三维空间内的事物。用户进行位置移动时,电脑可以立即进行复杂的运算,将精确的三维世界视频传回产生临场感。该技术集成了计算机图形、计算机仿真、人工智能、感应、显示及网络并行处理等技术的最新发展成果,是一种由计算机技术辅助生成的高技术模拟系统。

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简称AR),是一种实时地计算摄影机影像的位置及角度并加上相应图像的技术,这种技术的目标是在屏幕上把虚拟世界套在现实世界并进行互动。这种技术估计由1990年提出。随着随身电子产品运算能力的提升,预期增强现实的用途将会越来越广。

模拟现实(Simulated reality,简称SR),所谓现实是模拟出来(泛指电脑模拟),与“真实”现实难以分辨。和虚拟现实不同,虚拟现实虽然能够用现有科技塑造出来,但它可以从“真实”世界分别出来,而当局者对于那个世界也不会有丝毫犹豫。模拟现实,却是无从甚至不可能与“真实”世界分辨。不管它是否可行,模拟现实带出三个哲学性的烦恼问题:

1. 我们可以说我们正在身处于模拟现实吗?

2. 模拟现实和“真实”现实有分别吗?

3. 假设我们知道我们正在模拟现实之中,我们应该怎样做?

头戴式显示器(head-mounted display or helmet-mounted display,简称HMD),一种用于显示图像及色彩的设备。通常是用眼罩或头盔的形式,把显示屏贴近用户的眼睛,通过光路调整焦距以在近距离中对眼睛投射画面。头戴式显示器能以比普通显示器小的多的体积产生一个广视角的画面,通常视角都会超过90度。

创业因何污名化

自某高层接连发表鼓励创业的言论、造访所谓的创业根据地以来,创业变成了一件重要程度不亚于当年建设和谐社会的、举国上下全体动员的大好事。

当然,这怎么能不成其为一件好事呢?就解决就业压力、经济下行压力而言,创业有其独特价值。如今的创业者,恰如当年的先富人群,可能带动一大群人就业、致富;而就创业本身而言,其惯有的乐观、激情,也容易使社会对经济状况产生积极的预期。不巧的是,偏有“一小撮”人不信邪,如我。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滚滚浪潮中,竟如顽石般岿然不动。为何?

原因不外有三:

其一,每有社会运动,事后总会在汹涌的水面下发现一只此前不曾看见的手。它的目的何在?外人不得而知。

其二,创业不是万能钥匙,基于互联网的创业也并非万精油,可以解决那么多困扰普通人已久的问题。

其三,创业并非一个新现象,当下一窝蜂式的报道也谈不上理性。如果将以讹传讹当做社会现象,你所看到的也许是泡沫,而非真正的繁荣。

前几日,也曾有幸造访中关村创业大街,昔日的盗版光盘集散地如今已焕然一新。相比于两侧橱窗的琳琅满目,几个朴素的小馆子倒分外惹眼。我忍不住推测,这条街上,真正的创业明星可能还不是那些终日奔走于各大会场、苦觅伯乐的青年才俊,而是这些馆子的老板们。相比于创业家们的意气风发,这些老板除了在店里招呼客人,并不善于抛头露面,可谓低调至极。终日在饭桌前谈论融资、渠道、营销的创业家们,绝想不到身后站了这么一位甘心隐于市的实干家。

创业家们终将散去。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将因激情难再而归于平静,或因资金匮乏而黯然离场;少数有幸平步青云者,也断不会放弃利用这段经历的机会,常向不甚熟识的朋友、媒体记者推销,甚至不惜夸大其词,将“辛酸史”包装为“血泪史”,将“扶植史”篡改为“奋斗史”,个中意味,你我常人自难体会。

创业并不神秘。若论创业,何人今生未创业?人生何时不创业?每一次归来、每一次出发,都是一次创业的储备和开始。而谁曾一次次地、自豪地宣布——我创业了?若本就如此平常,为何至今天这般地步,创业精神被奉为圭臬,创业家们,尤其是连续创业家们,被奉若神明。

我想象不到在此过程中有多少尊严被践踏,我也想象不到此间洒下多少汗水和泪水,漫天而来的创业家和创业精神,不免让人慌了神。时至今日,嘴里不捎带几个事关创业的词儿,人似乎就会落伍;没写过高大上的商业计划书,就如不会使用平常的Office系列软件般惹人侧目;没进过创业咖啡馆,像没去过星巴克般罕见。曾几何时,创业还是一种昂扬向上的精神,而今,却是一团无人敢理的乱麻。若有如我一般斗胆对创业出言不逊者,无不被视为离经叛道之徒,似乎不治一个大不敬之罪就有违天道。

诸君莫忘创业的本质是什么。创业是为了展翅翱翔,而不是为了借着风口飞起来,会飞的猪终究还是猪;创业是脚踏实地,为自身、家人、员工,乃至社会,谋求福祉,而非一味参加商业演出;创业是为了打拼出一片天地,而不是用口水喷出一片天地,台下听者少有傻且天真之人。

希望虽殷切,事实却无情。如今的创业浪潮,已如瘟疫般涌来。而此时的世界,再无《圣经》中所载的上帝,以一己之力将其驱散。接下来的日子里,常人不妨手执浴巾立于创业红海之岸,保全一众裸泳者之颜面。

是什么让口罩从“多此一举”走向“居家必备”

回想三年前,雾霾是什么,一时尚无人能解。当然,也没多少人关注是否雾中有霾、霾里掺雾。当时的大众普遍以为,所谓的霾,不就是雾的浓度加强版吗,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与如今的避之唯恐不及大为不同。而事实证明,真理一直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现在的我们,回看多年前的那些人:那些宁愿被请去喝茶,也要公布空气质量指数(AQI:Air Quality Index)的人;那些肯在自家院子里架起仪器,不惜惹怒友邦的人;那些但凡AQI破百,都要戴着口罩上街的人;那些以雾霾为题材,屡以防毒面具调侃的人……

请问,在当时看来有点儿小题大做的他们,在今天,在这个北京市政部门屈尊发布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的时间点,是不是显得再正常不过?只是,现在的我们,不太愿意或者不太可能回忆当初对他们的冷眼旁观或冷嘲热讽。

此前,是谁穿行在AQI超过500的空气里而不知口罩为何物;此后,又是谁恨不得在办公室都蒙上口鼻。

此前,是谁以为曝光空气污染是鸡蛋里挑骨头;此后,又是谁觉得停工、停课还不够,唯全城限行方为上策。

此前,是谁多方抗议,试图扼住美帝的喉咙;此后,又是谁低下高傲的头颅,半个月里时间连续拉响橙、红警报。

无疑,人和由人构成的组织都是健忘的,这种健忘在让改变来得更为凶猛的同时,也让惶恐变得前所未有地容易。如今,空气净化器成为板蓝根般的神级存在,雾霾早已涌出北京,成为全国人民共同分享的“食粮”。昨日,远在老家的父亲于电话里关照我,北京空气不好,记得戴上口罩。而眼光一向放之于政经大事的BBC、华尔街日报等媒体,也开始广泛报道这两通警报。我忽然意识到,眼下的雾霾,早已不是当年的家丑,而晋升为新时代的国耻。

我不敢想象的是,如果没有一次次地频繁爆表,令诸多媒体一篇篇地刊发豆腐块般的简讯,顺带激发出段子手们的戏谑之词,会有现在这两通煞有介事的警报吗?如果从多年前至今,没有人对雾霾发一言、践一行,会有今天有关部门如此晓礼义、知廉耻吗?如果没有普罗大众自觉戴口罩,多管闲事般地相互提醒,在受到严格管控的网络环境里口口相传,会有如今的停工、限行吗?

而今的我们,恐怕已深深地感觉到,“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如果不是我们自己的胡作非为和无所作为,中国的空气不会是今天这副鬼样子;如果不是我们自己的坚持和呐喊,不会有而今停工、限行这等“优待”;如果不是我们自己拼命坚持、活得够长久,也看不到今天这般奇异景象。

因此,是什么让口罩从“多此一举”走向“居家必备”,是我们自己;是我们自己,让这个本不常用的物件变得不得不常用;也是我们自己,唤醒沉睡的躯体,让它无需忍受雾霾的侵扰,而在方寸间求得自在。这是一个自我毁灭和自我救赎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死去和觉醒相伴而生,幸运的人及时掩住口鼻,而不幸的人,已无法再度呼吸。弥留之际,若有幸扪心自问何以至此,或许还能求得解脱,生命或许还残存些许意义。

外地人想在北京买车买房,不妨先看这个

本文适用于一般非北京户籍的个人(家庭),土豪、权贵敬请忽略,并不打算买车买房请看往别处。下文所提到的社保、个税,为社会保险、个人所得税的简称。
我能猜到,你打开这篇文章的一瞬间,内心必定极为失望。因为,我既不会教你怎样快速致富,也不会向你透露如何钻政策的空子。我以为,对于一个外地人来讲,如果不是特别有钱,钱反而不重要了。买车买房,最大的问题不在钱,反而是时间。你要保证自己在北京工作得足够久。定然有很多同学天真地以为,自己上了六七年的班,“时间”应该不成问题。
请看北京市小客车指标管理信息系统(www.bjhjyd.gov.cn)对于时间的2条规定:
1、近五年在北京市连续缴纳社会保险(养老保险)
“连续五年(含)以上在本市缴纳社会保险”指的是从申请月的上一个月开始往前推算60个月连续,不能断月。如有断月,补缴后有效。
2、近五年在北京市连续缴纳个人所得税
“连续五年(含)以上在本市缴纳个人所得税”指的是申请年的上一年开始往前推算连续五年,每年都有缴税记录,可以断月,不能断年。如有断年,补缴无效。比如:2012年提出的指标申请,应从2007年至2011年连续五年在本市缴纳个人所得税。
没错,我不生产规定,我只是规定的搬运工。自以为清醒的各位,不妨听我一言。虽然我并非长者,也算不上成功,但也积攒了些许人生经验。
诸位在找工作、签约之前,除了职位、收入等必要条件,尽可能关注一下,和你签约的是哪家公司?你的社保、个税在何处缴纳、申报?首先注意,是北京某某公司,还是深圳或上海某某公司。千万不要以为你人在北京,社保、个税理所应当都在北京。当你历经数年,积攒了几十万资产,赫然发现自己的社保在上海缴纳、个税在深圳申报,是否只能望“车”兴叹?当为数不多的钱遇到有关部门的条条框框,恐怕也只有无可奈何的份。
我希望你足够幸运,你已经有车有房,这篇文章对你来说毫无意义。
我希望你还算幸运,你在北京找第一份工作之前看到了这篇文章。
我希望你勉强幸运,你在北京工作一二年、打算换工作之前看到了这篇文章。
如果我的希望全部落空,至少也祝福你在北京工作五六年之后看到了它,亡羊补牢、未为晚矣。
当你在还可以天真的年龄有幸看到了这篇文章,不妨先自查一番,方法如下:
1、社保
登录北京市人力社保局网站的“社保个人权益记录”(www.bjrbj.gov.cn/csibiz/indinfo/login.jsp)查询本人缴纳社会保险的缴费记录。
2、个税
前往北京任何一个税务所,持第二代身份证,找办事人员获取“个人所得税纳税信息查询密码”;之后,可在办事大厅的自助查询终端查询。或者,可登录北京市地方税务局网站个人纳税信息查询界面(https://gszxsb.tax861.gov.cn/gsmxcx/grnsxx.htm)核实个人纳税信息。如果你之前未曾登陆此系统,请选择进入“在网站上完整填写个人基础信息”,先补充资料、将默认密码更改为自定义密码。
祝愿各位顺利地买到车、房,早日登上人生巅峰。BTW:上述内容纯属真实,如有雷同,欢迎起诉。

如果真实的世界与你无关

我能理解现代人高估自己重要性的习惯,以致为体现自己对这个问题的“深入”认知,曾写过一篇“重要”的文章,题为《你没那么重要》。内容简明、直白,只想说明一个浅显易懂的道理——其实,谁都没自己想象得那么重要。只是,内心深处还是难以根除习惯性地自视甚高,也难以放弃略显病态的自我满足,更不想承认现实与想象之间存在的巨大差异。

连日来,我常手捧厚厚一沓书稿,通读之余,也频频挑错,扮演一个近似于校对的角色。每每遇到不通顺、不尽如人意之处,就不由得一股怒火升腾而起。可又一想,我所抱怨或憎恶的这个人,与实际的 她/他 有多大差距?或许,在那偶显生硬的言语背后,是一颗极力把事情做好的心;或许,我眼中的言语不通,只是因为自己对这个年龄层的人疏于了解;或许,我根本就是太过敏感、反应过激。这么一番下来,气没有了,反倒多了几分敬畏和钦佩。

这就引出一个问题,我们对别人、甚至对自己的了解究竟有多深,这种了解的意愿究竟有多强?对平常的我们而言,生活始终运行于一个轨道之上,别人、自己的另一个状态,不过是行进路上的某一个停靠站,对惯于忙碌的我们而言,这种了解只限于每天或每几天、几周、几月的寥寥数语,或偶发地自我反省。

比如,一个怒气冲天的我,可能好几个月都见不到一次,我肯花时间来认识一下这个比较另类的自己吗?会学曾参,反省自己吗?平静如初的我,对那个怒发冲冠的自己会有多深的印象?这种印象又会留存多久?要知道,人最善于选择性遗忘,尤其在面对令自己难堪的一面时。

而对于别人,表面功夫更多些,完全不会考虑想法、意图等内在的东西,尤其当我们可以用网络上的联系代替现实中的嘘寒问暖时,以往还算客气的点头之交也变成了抬手就来的点赞之交。

当我们对自己、对别人都没有足够地了解时,也很难明白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着什么?而围绕在身边的电信运营商、社交网络服务商、电子邮件提供商,无不在争相了解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致它们对我们的了解程度远超于我们相互之间所应有的。于是,我们有了一个看似可以相信的工具,似乎有了它,我们的感官得以延伸;似乎有了它,我们的眼界得以拓宽;似乎有了它,日常的平淡生活重新焕发了光彩。然而,这一切并没有意义。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这种虚伪的繁荣背后,我们与真实的世界,尤其是真实的他人、真实的自己日渐疏离。我们所看到的世界,多是自己想看到的;我们所看到的别人,多是别人想让我们看到的;而那个自以为是“我”的“我”,或许在迷离、彷徨中早已找不到自己。当你在地球上一个平常的地方,指南针或许能告诉你何谓东西;若你身处南极或北极,它又能如何?我们所期待、所想象的那个世界,与真实的世界不仅相差巨大,而且可能并不相关。于是,我们还能奢望自己与世界发生那么强的联系吗?还能奢想自己对于世界有多重要吗?不能。

举例来说,长盛不衰的搜索引擎,此前大热的RSS,现在的微博、微信朋友圈及公众号,或为我们的兴趣所在而不假思索地查找、订阅,或是本就臭味相投的一群人凑在一起。单就围坐的这一圈人来看,气氛足够热烈,有人发、有人回、有人赞,效果奇好;而从更高处望下去,不免略显无趣,更像是自欺欺人的夜店狂欢,散场后,之前还神采飞扬的大家略显落寞,各自打道回府,静静地舔舐孤独的伤口。

自娱自乐是很多动物的本能,而自我放弃则是少数动物的高级属性。而不幸堕于深井底部的一群人,终日望着巴掌大的天,以为这就是世界的全部,而全然不知世界究竟在经历着什么。在现实的天平上,信心从来不比事实更重要,而自以为身处“风口”的你我他,在真实世界的渺小、不值一提的程度,又何止沧海一粟?当我们以为在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时,当我们以为在指点江山、断言时代发展大势时,当我们以为在让全世界在围着自己转时,是否曾想到过——也许,真实的世界于己无干。

末了,我完全可以安慰你——我之所说,不过寥寥数语,皆愤世嫉俗之言;人生在世,还是要积极、要奋斗、要拼出自己的一片天地。然而,鸡汤的效力远比不上真话这剂良药。若想立于真实的世界,走出小圈子为当务之急。逃离常规,尝试往偏僻处走;脱离小圈子,尝试向大众看;再努力一些,不要再用习以为常的姿态看待眼前发生的一切。也许,再过一段时间,地球依然不会因你而停转,但世界却因你而多了一份别样的光彩。

我们无性不说话了,是吗?

我们也曾清高过、孤芳自赏过,我们的标题充满了炼字的锐气,内容满是自我表达的豪气,文风有着自我标榜的傲气。

尤其标题,我们曾视之为点睛之笔,我们也曾力图将文章的精髓凝结于此,让其有开宗明义之感,令人从中窥得文章的全貌。然而,现在的标题,竟踏上了这样一条不归路——冗长、庸俗化,充斥着自我作践的奴气;恶俗、血腥,周身遍布烟花柳巷的脂粉气。

成龙因其子再度出名时,满屏的Duang Duang,时至今日,有几人能解其中“风情”?汉字之后跟一个括号,在其中再填上拼音,真的没有更好的命名方式了吗?每每“哪家强”,百看不厌吗?除了“G点”,标题上没有其他可体现的了吗?而“撕逼”,不可以用“争执”正常表达吗?“屌丝”一定比“草根”更有表现力吗?“逼格”的格调比“格调”自身都要高?

同为文字工作者,我猜不透诸位使用这些字词时的心理状态,不知是否也有一种“不知道比你们高到哪里去了”的优越感?我以为,流行不是坏事;有时,俗一点也显得接地气。但是,清晰无误的表达比这些都重要。当一篇文章在若干年之后已无人能解其中意,那是何等的悲哀?

你觉得自己在灵活运用,甚至以此游戏人生。殊不知,人生在你游戏之时也玩弄了你。你精心打磨的鸿篇巨制,因为这些廉价的、涉性的、自以为聪明的字词的存在,可供流传的不过是只言片语。你渊博、高深的思想,在这些字词的堆砌下,也不过是花边新闻里点缀式的人物内心活动,有谁能从一篇近似情色文艺作品的文章里读懂作者的内心呢?诸位的本意可能是想写一部《金瓶梅》式的传世巨著,而映入众人眼帘的,不过是低俗至极的路边小报豆腐块。这是何等的荒唐?

犯错并不新鲜,为了争夺注意力,或许我们都曾犯过这样、那样的错。但是,用“性”来维系受众的关注并非长久之计。在据说倡导性自由、性开放的西方世界,也不会有人如此自贬身份。“性”存在于现实世界,如同上厕所一样平常,但若以此为荣,整日里津津乐道,就如同每天沉浸于厕所无法自拔。我们可能无法写出惊世骇俗的文章,可能无法实现儿时建设四个现代化的伟大梦想,但切莫因此而自甘堕落——有为青年时刻扮腹泻状,伏于马桶之上,为时间徒增垃圾。

从一个普通读者的角度而言,我可能会因为一篇文章的标题而点击,但不太会只因为标题而阅读。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信赖内容为王,也被人嘲笑,但没有内容,一个个耍小聪明式的标题有何用处?其价值何在?没有水,再庞杂的管网又有何用?没有数据流,覆盖面再广的互联网又有何用?内容终究可能不会是王,但也不至于让位于区区一个标题,更何况这个标题还无时无刻地将“性”置于其中,不仅因此自我感觉良好,还毫无悔改之意。

我以为,人所能接受的刺激是有限的,正所谓水满自溢、过犹不及,我不太相信读者,甚至是惯于做键盘侠的网民能持续接受这样的标题、这样的文风。这点小聪明,这点动不动就想搞个大新闻的蠢蠢欲动,真配得上“young、simple、naive”等判词。如果这还不算幼稚,我不知幼稚是什么;如果这还不算低级,我不知低级该怎样定义;如果这还不算粗俗,那你眼中的粗俗究竟所为何物。

我内心中最悲哀的想法是——未来的我们,没有涉性的词汇,便无法自我表达。我们已经习惯了这样强烈的意识冲击,再难保持淡然、自持的心态。也许,我在标题上的提问已经有了答案——是。

我们结婚了

这一刻,家父动情地说,他等了三十一年。

这一刻,岳父深情地讲,他为此激动和感动。

这一刻,距离我们相识,已有三年之久。

这一刻,HL同学眼里噙着泪;而我,依旧没心没肺。

wedding night

此前,我常拿美国电影《革命之路》(英文名:Revolutionary Road)来故作高深——一个人如果看过《革命之路》之后,还是想结婚,大约是遇到了真爱。因为我知道,凡人注定无法规避婚姻中的失望、难过,甚至煎熬;而电影中的焦躁、痛苦、自残,虽有夸张之处,却也只是将现实积聚和放大。我们不要妄图逃避婚姻中平淡,乃至消极的情绪,而要去坦然面对。

至此,你可能觉得我太过悲观,不够喜庆。然而,对于我等资深悲观主义者来说,只有对结局足够悲观,过程中才能笑出声。

HL同学自与我相处以来,吃过苦、生过气,也受了不少委屈,我们的个性说不上互补,在外人眼里也许并不登对,更非完美如天人而从无矛盾。然而,我们一直相互信任、彼此包容;我们也深信,会一直如此,携手走过波澜不惊的一生。我们以为,生命中的多数时光本就平淡,奢求反而多生祸患。

Last but not least,结婚对我们而言,只是共同生活的开始,有双方父母及其他家庭成员的共同见证,我们已倍感荣幸。对于关心我们的各位来说,其实并无特别的意义。因此,我们收纳各位的祝福就已足够,有各位的呵护与照顾就已足够,怎敢再行叨扰、舟车劳顿。

请容许我再一次假装自己很重要,向这个世界、向我们的亲朋好友、向看到这篇短文的各位宣布——我们结婚了。

你没那么重要

重要或不重要何来?

多年前,一部美国电影《他其实没那么喜欢你》(原名:He’s Just Not That Into You)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别人没那么喜欢你。换言之,你不像你想象得那么受人欢迎(重要)。而今,“重要”二字被赋予了太多功利性的诉求。

佛陀在说法之初,便有四圣谛——“苦、集、灭、道”传下来;之后,马胜比丘闻名于世的缘起偈提到“诸法因缘生,缘谢法还灭”,说清了苦集灭三谛的因果由来。学生才疏学浅,斗胆尝试以四圣谛解释:何谓重要?为何重要?为何不重要?为何不重要反而重要?

其一,何谓重要?重要,大多时候不过是自我感觉良好。这种自欺欺人、自我陶醉的感情,实为四谛之“苦”。且不论因这一虚名要耗费多少无谓的精力,单就其真实内涵而言,也无法以“重要”一词概括。重要或不重要对于一个人的生存或个人价值任何实际意义吗?其实没有。世人多明知无所谓,却为形式感的东西而偏执念于此。试问,这究竟是重要,还是假装重要?或是根本就不重要。

其二,为何重要?重要,只是对依存程度的定义,是对需求强烈程度的抽象描述。而这一依存、需求,正是四谛之“集”,乃为“苦”之因。无论是精神,还是物质上的依存关系,对之有所求便可称之为重要。在追求重要,和自以为重要,以及为不重要而失落苦恼时,我们刻意创造了世间诸般苦。而这苦,不过是庸人自扰。尤其当我们为“重要”设定了等级时,更徒增烦恼,引燃诸多无名怒火。为这一虚名而徒生口舌之灾,何苦?

其三,为何不重要?要知道,重要与否,大多是此一时彼一时的自我或相互暗示,不绝对,也不持续。当重要转为不重要时,天没有塌,被诸般杂念占据的人反倒被腾空了,为真理的入驻留出空间。而这个不重要,乃为四谛之“灭”,“苦”之“灭”,人之解脱,堪称大幸。不过,常见的是另一派景象——当所谓的重要的程度陡降之时,你的怀疑、否定,和迁怒突然从无足轻重变得举足轻重。此时,之前所有的重要都不重要了,而重要的反而是一遍遍舔舐苦果,重回“苦”谛——从一个重要中找寻另一个重要,从一个苦中摘下另一个苦。

其四,为何不重要反而重要?人活一世,得失往往不重要,而是能否活得自在。若能洞悉重要的唯一结果是不重要,反倒可以放轻松,此时通晓的这条路,恰为四谛之“道”,堪称解脱重要之纷扰的不二法门。即使用当红的唯物主义的发展的眼光来看,也很容易明白,不仅自己,其实谁都没那么重要。因为从长远来看,现在的重要不过是诸多不重要包围下的一刹那。若在刹那间追求永恒,无异罔顾三法印之诸行无常、诸法无我,可谓痴心妄想。若执着,哪还有涅槃寂静,哪还能求得安然自在。

当然,我之所言,无非徒增口舌,尽心即可。因为我知道,我没那么重要。

日本:值得一去,值得再去

概念里最早的日本,源于课本之上,时而狰狞,时而唯美,面目有些模糊。

再往后,便是电影里。《告白》中的隐忍和恣意,《龙猫》中的清新和柔情,让我忍不住想掀起它的盖头,一看究竟。

而当我真正到往日本,却惊讶于这个国家的精致,感动于其笑容。我以为,日本之美,不在于繁华,恰在于每一处不经意间的精致;而日本之所以令人心驰神往,并非只因商品多物美价廉,而在于人们脸上常挂满善意和笑容。而只有在此时,才会明白,原来文艺作品里那个美好到有些平淡的日本,并非出于美化,而是如此日常的真实。

远眺富士山

无论是富士山下的乡间神社,还是涩谷街头的匆匆行色,又或者是成田机场的繁忙起落。给予人内心的冲击和震撼,为别处所不及。

河口湖畔的神社

立于河口湖畔,没有人声鼎沸,也不见车水马龙,往来山巅的缆车上上下下,垂钓于湖面的渔人悠然自得,周遭仿佛彻入梦乡的夜般安静,生活的气息扑面而来。此时此刻,我游离于闯入和安居之间,沉醉于这份自然和自在。

IMG_9286-编辑 河口湖之上的垂钓

辗转至东京,身处神往已久的涩谷全向十字街,惊喜之余,多是莫名的震撼。这里并非高楼林立,格局算不上大,气势也不够雄浑;这里也不称不上繁华富贵,来往于此的,也不过是普通路人。可当亲见上千人从各个方向同时穿越马路,巧妙回旋、极少冲突和碰撞时,就不得不感慨——此般秩序井然在别处并不多见。

涩谷全向十字街

回到成田机场,排起长龙的队伍叽叽喳喳,大楼里回荡着人声鼎沸,少了一些地铁车厢里的宁静,却更靠近所谓的都市的繁华。过了海关,捧着相机,趴在窗前看飞机起起落落,与其他机场没有不同,而在这片天与地之间,却有着别样的风情。

东京地铁

成田机场

难忘从浅草至台场的HIMIKO,松本零士的天马行空,穿梭于这片现实的水域;难忘富士电视台的开放与坦然,一个外人,得以在其球形观景台盘桓东京湾的古与今;难忘大江户温泉物语的古朴和温暖,现代的都市里,竟潜藏着这样一片古色古香的所在;难忘仰视Skytree的炫目,和在其上俯瞰东京的静谧。而更难忘的,是这种难忘。

松本零士设计的HIMIKO号

富士电视台

东京湾

 

高达-台场

大江户温泉物语

仰视Skytree

在Skytree之上俯瞰东京

短短数日,或许并不能领略什么,尤其当有太多执念时,反倒错过了很多。流连于市井小道、徘徊于免税店,代同事、为自己买不停的我,却不曾在新干线上重温金刚狼的历险,也无缘在横须贺美术馆一睹名家的风采,更不敢奢望在小鹿野町的乡间为呦呦鹿鸣而欣喜流泪,甚至也错过了近在咫尺的浅草寺;而我,恰是那个每日穿梭于雷门之下的那个人。

市井小路之乌鸦

雷门(风雷神门)

而这些,不正是再去日本的理由吗?当你到往一地,没有厌倦,反而有不舍,甚至牵挂时,难道不该再去吗?

当再到日本,再见日本。